旧谱信息探索新化康氏渊源成果


站长按:康纪文先生的观点与分析,与站长早期分析一致,值得大家探讨。

梅山康氏可见旧谱上行世系信息浅析
——从旧谱谱序说起
本文摘要:大家都认为南八公有父亲,有祖宗,所以要寻根。既然如此,就要不怕困难,三千年前的事都弄得清?明朝前后的事就更应该弄得清,其方法:一是从迁入宝庆府的先祖为基点,上下求索。二是“多读点地理,历史,多读点谱,以史实为据,就能弄明白的”。
关键词:寻根,旧谱,上行世系,信息,浅析。一伪一真,一疑一信,任凭取舍。


【上行世系的定义】
“上行世系”是指已知近祖而不知远祖的特定的情况下,后裔们不忍近祖以上各世系代数缈缈茫然,未知究竟。便在寻根问祖的实践过程中,总结提炼出“由已知近祖向未知远祖探究世系的时候,称之为:上行世系。”
它区别于已知世系——即由远祖至己身的垂丝方式,此种方法是已知的由上而下。“上行世系”是由下而上的未知。“上行世系”特指为探索过程中某一阶段性暂用的一个名词,当考证的结果真实或得到认可的时候,“上行世系”返书成为垂丝方式中的一部分,“上行世系”的概念便不能再用。除非再一次去探索已知远祖以上的未知部分。
为什么要总结这“上行世系”的概念?俗话说“七世以前不可考根源”,其实这是一种无可奈何而平庸的观念,也是一种家族上行流动后的心理文法。在弄得清楚的时候,因某种原因不愿去弄清楚,后来家族上行流动时又弄不清楚,或很清楚时又不愿认这些贫寒的“上行世系”。时代一久就成形了未知的世系,结果留给纯学术研究者或有血浓于水观念的后裔们一个艰难探索的课题。姓氏文化研究,像这样大张旗鼓地风行中华大地,也只是近几年来的事,可谓方兴未艾。本人与众族友参与康氏文化研究活动中,通阅了本族的数本谱头,与先辈们同感疑团颇多。这些疑点产生的原因及责任的划分,晚生在拙文《心理文法》中已表明,无论从何种角度,态度或环境与状况下,后裔们绝对不能呵责先辈。只是揣测康氏文化研究会之研究活动,才真正地去研究这些“疑团”。然而从梅山族友研究实践中,出现了二种截然不同的方法:一种是从上向下研究,即直接从始祖往下接南八公或福字辈相接;一种是由下往上研究,即从已知福字辈或南八公往未知的中祖,远祖,再接到始祖。为什么会出现这二种研究方法呢?一是南八公支系出现了疑团,有未知世系的产生,给研究者提供了课题;二是人的思维方式各异,有务虚与务实的区别。务虚的一般采取第一种研究方法,认为我姓康,必是康叔后裔。就从正史等书海中摘取于自己有利的史料,不管正确与适当,总之是“引经据典,出入有章”。务实的采用第二种研究方法,从已知的世系向未知的世系一代一代推进。就总结出了“上行世系”的概念,为追根溯源过程中量化一节之意矣。(“上行世系”一词在以往谱牒研究中没有,是根据“家族上行流动”演变而来,套取其吉祥之意。)
水必有源,树必有根,人必有祖。寻根问祖的理念根深蒂固地永驻孝子贤孙的心田。以南阳杰出康氏族人献堂会长为首,紧跟国家倡导弘扬优良传统文化的潮流,创办了康氏文化研究会与《康氏文化》杂志,成为康族人交流信息的平台,掀起了一股寻根联谊旅游的热潮。所到之处体现了康氏族人强大的亲和力与凝聚力,表现出了血浓于水的族缘情结!
本族自明代鼎定宝庆府600多年以来,沐风栉雨中发展至今,已愈30余代,仍住本土人士发展为68800多人。民风淳朴,重农尚文习武,耕读持家,有以行为本者,有以文为华者,名士迭起,当代以康敏心(原名康权书,常用名史筠)为代表,现代以康纪校(原长沙军分区副政委),康象贤(原湖南省委宣传部干部,湖南省新闻出版局副处长、处长等。主任编辑。兼任湖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省广告协会副会长,省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等。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为代表的康家杰出人士。外徙同宗亲人发展已逾数十万,簪缨奕叶,绵绵长久。现代以康纲友(原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为代表的康家杰出人士。(未统计到的还有许多)。可本土人士从乾隆五十九年的四修族谱《康氏重修族谱》,至民国三十六年的七修族谱世系中,不知迁湘始祖南八公之父若祖是谁?这四届族谱还留给后世子孙一个很大的“疑团”——“南、诏、仲、发、季”五世最小也跨越了367年。前辈们费尽心力,孜孜求索无果的前提下,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四字感叹“前伪遗诮”,想必于心戚戚久矣。……这种苦楚冰封数年,仍难已释怀。

一.可见旧谱信息
然而通览四至七届谱序,有多篇提及江西老祖家的地名,有的提及南八公上行世系接江西先祖的信息,有的也提及似兄弟间的横向信息。拙文以人为本,对上行世系及兄弟信息谈谈个人的理解,不妥之处诚请族贤批评指导。
二十一世孙康龄公序称:“迄今五修,欲校讎焉,而实无可稽,欲邋遢焉,而前伪遗诮。……余因承父老命还强辩之曰:旧序云,避宋太祖讳,易氏为康者,是未稽古之误也。”晚生有幸拜阅了四、五、 六、七修原谱谱序,均未见此“旧序”,可能存于一、二、三修谱中。(注1:见咸丰六年丙辰《康氏五修族谱*谱序》)。
而十九世孙光旂公序称;“我族谱经三修,班班可考,但其中纪载源流,如匡改为康之说,是衡阳谱头讹传所误……”(注2:乾隆五十九年《康氏重修族谱*谱序》。)衡阳康氏是康熙早年就认定为匡氏康裔,一直到现在都理直气壮的坚持称匡改康,并引以为自豪,自信。那么衡康与宝庆府康氏有关联没有?请看二十三世孙朝敷、达逵二公序称:“岁壬寅(1902年)阖族六修家乘,建局于邑之总祠。族老不以敷为不诮,敷偕太学松斋,举人命之等总理其事。适衡山同姓致椷于祠云,我南八祖由伊处迁徙,且载前三代甚悉,敷读之而喜,喜疑团之可破也。遂偕族祖兆兰,茂才,由星沙抵衡邑总祠,披阅伊谱,诚有如来缄所云者。但考其年代大不相符……伊谱所载之南八公,乃明初正统年间人,且伊处始迁祖在元末明初……敷辞衡归梓,经湘乡迂道至洪山殿,诣同姓之总祠,索伊谱而阅之,有载百万公迁新邑者,亦有载康晚子迁新邑陂头村者,均系明弘治时……”(注3:清光绪二十九年《康氏六修族谱*主序》。)从此序中可以清楚明白地看出衡阳与宝庆府康氏有书信来往,商谈的内容涉及到“合族”等重要事项。联系上序中的“衡阳谱头”,说明宝庆府康氏早期曾用过“衡阳谱头”!敷序中又谈及湘乡洪山殿同姓总祠及“百万公,晚子”等,这可从四修,五修两届族谱转录二修谱的一篇《康氏合族谱序》所称相符:“泰生也晚,虽少考世系,知之尚略。迄长,游星沙,归经先人故庐,适友人馆,于宗党之闾,缘是得通姓字于宗人,(宗人)不以泰为不肖,引谒先祖祠堂,见祠梁大书南八公徽号,百万名字。谒毕,留饮,复出百万祖墓铭与泰读之,铭列公生一子,讳发诏,诏生三子,长春发,迁汉常等处。次胡发,留祀先人神主。三桂发,迁新安等处。泰始晓然,知湘汉诸宗固同一祖,新安本宗则同一父也……”——时皇上康熙十一年壬子孟秋月吉旦,十七世孙岁贡生以泰拜撰(注4:)
序中称三世五公尊名与宝庆谱先祖名完全吻合。雍正十一年癸丑科(1733)进士,衡阳康曾诏知县,给洪山殿宗祠有函云:“长属之中梅(汉常),季冬属之上梅(新安)”,又与以泰公序所称完全吻合。(注5:序见洪山殿康氏族谱。)曾诏公是按梅山古称法而叙述的。(注6:古称法见拙文《从梅山地域考……》。)可见衡阳康氏不仅会给宝庆府康氏写信联系,同时也与同宗的洪山殿康氏书信来往,而且在不同的时期,都会来信来函商讨一些族事。与宝庆府康氏一样,衡阳康氏也清楚地记载了洪山殿康氏中的“春发(长),胡发,桂发(季冬)”三支的具体、详细出处!但南八公到底是何时人物呢?说真的要到泰和、衡阳访问才能论定。在没有去之先,我们来拜读同宗四川安岳康知县映奎公的一篇谱序和一节阙疑:“……我族之或为本氏,或为改氏,原无确据,而雍正时谱竟以南八公继江西谱破溪派世可公,后至乾隆咸丰间谱毅然去之,而其簪缨便览又复取之……大清光绪三十年甲辰孟秋下澣穀旦,二十四世孙四川潼川府安岳县注选知县映奎谨撰”。(注7:笔者认为这只是宝庆府康氏其中的一支。)
没有这“阙疑”一章,作为二十六世孙纪字辈的我,真的不知江西先祖为谁了,那就或有说我“数典而忘”。?破溪又称文溪,现在泰和县可寻证。世可公为文溪派开基祖,南八公,发诏公在宝庆谱上没有来湖南,接世可公下似有道理(注8)?这是宝庆康氏从乾隆至民国末年间原谱上唯一可见能与江西先祖相连的上行世系信息。“世可公,宋德祐乙亥(1275年)三月初三日生,元至正乙酉七月初五日殁。配文溪曾氏,宋提举安强之裔”。此支多清晰啊,可谓班班可考由此可见一班矣。


二.浅析以晚子一支为例
哲家云:有伪必有真,有疑必有信。晚生的浅析虽然不能成为定论,但可看看是否合理?求索的路总是要人走的。寻根没有错!
衡阳康氏能在不同时期的特殊时候给周边的康氏来信来函,并且商讨的是“合谱”一类的重要事宜,可见用意非常!如果非亲非故,一般是不会书信来往的。而其谱书记载了前三代履历甚详,这是真的么?又洪山殿谱载康晚子为明正统时人,这也是真的么?宝庆谱载:康富,字友信,号荣初,晚子是也,曾以康晚子户名落业石马乡三都五甲。汉初的萧何打了胜仗后,喜欢搜集当时的户籍资料。现在人们仍流行迁入迁出都以本人的户名登记为准。当年康晚子徙新邑陂头村落业,用的就是本人的名字——即户名,并非其父若祖之名!晚生认为可以以康晚子徙陂头村为准。衡阳、洪山殿谱均认为是正统时人,这是真的么?即然宝庆谱中有疑,那我们暂从衡、洪谱之说,看看合理否?
明朝正统有14年天下(1436——1449年),从南八公至晚子为七世,或以23年抑或25年为一世,晚生列出世可公至晚子世系年表如下:
世可公 (1275年) [23年] [ 25 年]
一世****: 1298 1300(注9)
二世****: 1321 1325
三世****: 1344 1350
四世****: 1367 1375
五世****: 1390 1400
六世****: 1413 1425
七世晚子: 1436 1450(1449年)
从以上可以看出,这七世平均为24岁左右为一世,这合理么?这是巧合么?。邵阳谱载“南、诏、仲、发、季、富、贵、荣“为八世,因政仲公在洪谱上没有,在衡谱上又有:政仲,讳万孚,曾传说与其祖凌霄公,讳鹏搏,在宋孝宗时(1163——1189年)创修一届族谱,揣测政仲公修谱时年龄在25至35岁左右,早于世可公百数十年,故不计入此世数。(而贵字辈是真的有,另有拙文已考证之)。故现在以七世排列。以上的巧合?还得请江西、衡阳族贤斧正或明示。宝庆府康氏由于旧谱资料佚阙,谱中又使用国创的心理文法,以致有“前伪”之疑。而前辈们从未停止过寻根问祖,也希望后人“亟亟求之焉”。好在江西老祖家,衡阳同宗收藏有《泰和谱》,《胄公位下通谱》等原谱资料,如能拜阅或拥有,定是眼见为实!冰封多年的苦楚,就到解冻之期了。真,伪,疑,信之间就可取舍了!
如今国泰民安,盛世和谐,康族努力研究姓氏文化,即为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文化增光溢彩。此应思想进步,观念开放,我们同心秉承先辈夙志,为编辑《中华康氏大宗统谱》尽绵薄之力。到时定可解“前伪”之诮,又可避“数典忘祖”之嫌,而且可慰先祖在天之灵!尊祖,敬宗,睦族都在其中,这么多的好事,何乐而不为之。


原宝庆府新化县石马乡三都桃茶村:康纪文撰
2013年6月10日修正稿
2013年8月1日定稿


尾注说明:各注下均为旧谱原序,只点校用简体字录入,以便今人阅读。
(注8)案:世可公下的仅一支而已。因后考证千秋乡至谷林人一连沓的地名发现,并不是隶属关系,并且有的地名已超出泰和境界,有的还在衡阳,估计每个地名内有多个公头迁往湘楚或宝庆府!
(注9:最新得到新邑邹氏资料,其谱载始迁祖至明仲公----南,诏,仲三代的尊号一样,江西先祖地名,迁徙时间也一模一样,其中必有讹述。?故接世可公下只称一世,不称南八。
另新化县客户155个姓氏,独康氏上行世系未能与江西先祖相连,多少年的遗憾呵!)。
其余注(略),如需要原始资料,请持联系我,可发照片或复印件。



原作者: 康纪文
来 源: 转载
共有441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