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梅山康氏探源考查实录


研究康氏文化比对族谱先后记载(之五)
湖南梅山康氏探源考查实录
当今所称的康氏南八公支系即湖南梅山康氏,郡望是湖南新化。本课题(之四)主要是以康镇明先生关于郡望和堂号与族源的理论为依据,确认我康氏是无可挑剔的匡裔康氏。本文为让关心、重视我康氏族源祖根的族贤们能更好理解这一确认,今再简略汇报交待几奌寻根实践中得来的来的史事与肤浅认识,希能对进一步探索考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2014年下年,新化县康纪文查明我福一福十六福祖房谱所尊迁湘元始祖的万伍郎、万八郎公出处之后。我在《康氏南八公支系的寻根之路》一文中指出:南八公是谁?是研讨的首要课题,然而当万伍郎、万八郎公是我康氏迁湘祖明仲、和仲公得到正实之后,那时真象大白,南八公问题就不显得那么重要了,但应给族人一个明白的交待。我自2006年介入族谱之修,为寻根问祖系统考查耗时十余年终于查明我康氏旧谱谎略的由来,康南八——南八公不是我康氏南迁始祖的真象之时,我已近耄耋之年,今就探索考查实况向各级康氏文化研究会简略汇报。给族人明白交待如下:
一 首先回顾我康氏旧谱的先后记载
研读我康氏1——7修谱的几篇代表作,我康氏于明永乐四年初修族谱谱,写的应是未记载迁湘祖以上历代先祖的家谱式谱书,乡进士刘轩在谱成之时应邀为我康氏撰写的谱序正文249个字毫未涉及源流播迁。研读隨后出台的《康氏邵阳族谱序》,读出非我康氏先祖于某次修谱时所写,是笔者在占有资料基础上,对我先祖採用虚饰誇大艺术加工,使史事部份失真而又令族人乐于接受的心理文法铸成谜团,有讥讽我康氏不知袓为何人之嫌。这也许是原谱序未落扻写作时间和大名的原因吧?但艺术加工离不开占有资料的真实性。若没有该谱序也许时到今天我们真的不知自己由何处来,祖为何人呢。
继初修谱260余年后,仁尊敬撰的《康氏续修谱》和以泰公敬撰的《康氏合族谱序》,可见续修谱期间先祖曾去过江西考查“泰和谱”,见有南迁始祖的记载,但不明其族派。以泰公在湘乡洪山殿见到“祠梁大书南八公䘗号百万名字”。故续修谱引《康氏邵阳族谱序》为写谱依据。列刘轩撰谱为(二修谱序)尊康南八字百万为南迁始祖。仁尊公在我祖出处的泰和县之后增加了千秋乡乡名,将“邵阳谱”中“康氏之祖迺洪濠治世同国开基豪门第一显宦,居先勅封诸候”一句,修改为“吾远祖自先朝治世同国开基勅封诸候”。(案:未明确吾远祖是谁,出自某朝某代,未破解南诏仲发季五代历时280余年的阙疑,有待考查之意)又将颂揚赞美康南八语句改为颂掦三仲祖“有顶天立地谋古传今之鉴”。由此引发了我为京兆卫康还是晋句康的争议。
清雍正十三年薰沭公在《清本论》中曰:句须公为我族百世不祧之祖……若云康叔封卫之说谬矣,第知我祖南八为始祖……而失知南八之所出则谬矣。
距续修谱又260余年,民国三十六年新化七修族谱时不单把通族熟记牢背的七言八句56个字辈字砍去兆以下30个字,重新编排成五言十二句60个字辈。还将仁尊公撰写的续修谱原序中“吾远祖自先朝治世同国开基勅封诸候”一句篡改为“吾远祖为成周之大司寇,受国开基爵列诸候”,作为七修谱新序称“吾康姓受命于卫康叔”的依据,至今七十年
二寻根问祖是我康氏族人的共同心愿
清雍正十三年叔文公在《谱略》中曰:旧谱谎略必有记载不詳。……是故谱不可以不修,不修则淹沒宗支;不修则祖上名号不詳……载所能知者詳其后,以俟孝子慈孙拾遗补阙。此则承先启后之模而寻源索本者或有取资焉。
六修谱期间朝敷祖等曾赴湖南衡山、湘乡考査,以我祖“由江西迁楚在唐庄宗(同光)时”,早衡山湘乡康氏迁湘祖数百年为由否定了以泰公关于“湘汉诸宗固同一祖”的考查论述。
同是六修谱期间,时任安岳知县的映奎公赴京考罢顺道回湖南新化省墓,見将成的六修谱阙疑之中又生阙疑,就在新化县写下数千字的《六修谱议》曰:“因读其略,并附原议五条于后以俟将来。第五议中云:“攘谱诸公皆族前辈,后生略有所見,起而呵之,儇俗也、薄行也,是奚可哉,然補阙訂譌著述之要,旧谱果有阙略,确为考訂亦为始非善继之事也。”(读之感慨万千)。
2014年下年新化县康纪文向《康家人》投稿的《南八公另有一名叫万八郎》被发表后,便有族贤貭问万八郎是南八公吗?放心老辈也将收藏的《万伍郎公源流记》与《万八郞公源流誌》等谱序提供给专门研究课题小组考查,考查中在泰和康匡氏谱系中没见到有我康氏前三代先祖南八、发诏、和迁湘祖政仲、明仲、和的记载。南八公、禦葬官墓连传说都没有。但在匡裔康氏谱牒中见到有“南迁始祖”的记载,未深入考查。放心老辈对此考查发表报道说是“走马观花”,并谈到了下一步的寻根思路。充分说明寻根问祖是我康氏族人共同的心愿。
三《中华康氏文化研究总会》对康氏南八公支系的重视
献堂会长自筹建《中华康氏文化研究总会》之时,即拟定了四项研究宗旨,其中一项是“追溯支系播迁”;创办《康氏文化》平台。2013年《康氏文化》第3期卷首语指出:为编写《中华康氏大统宗谱》各地的康氏后裔都能正夲清源,归宗认祖,起码要弄明白己由何来,祖为何人。随后聘用我族康愽林先生在总会专门负责研究康氏南八公支系,献堂会长还特地指示湖南康氏文化研究分会要牵头把康氏南八公支系研究好。
四我的探索考查方法与进程
为实现叔文公、康知县映奎公的遗愿,澄清我康氏旧谱果有的阙略。为不辜负献堂会长的重托,我一心想为我康氏编写(九修)通谱;《中华康氏大统宗谱》奉献一份应尽的义务。我将探源考查寻根问祖当作上级(会长、长辈)交给我的’特大团伙疑难案件’进进偵破。我遵循重调查,以事实为依据,不轻(口供)只言片语的偵案方略,以《康氏文化》为平台,2012年初我首先在康来善顾问,康宽治副会长的热诚帮下考査泰和爵誉康氏村志和世系图,。(对其中明显的谬误诚恳地向二位提出了貭疑后、他们作了一定修改)。又将曾尊迁湘祖为南八公的湖南衡山、湘乡洪山殿康氏纳入系统考查综合研究。当我康氏族源祖根已基本清楚之后,自2013年3月开始有礼有节的向研究会逐级汇报是请求支持与指导,并希组织研讨。2014年初当我得知纲有公为总会顾,建议祖籍地湖南梅山康氏文化研究分会“牵头举旗,成立专门研究小组,上溯下及进行考証”之后,即自告奋勇书面汇报并恭请纲有公出山,挑起研究好康氏南八公支系重任。我如愿以偿,同新化县纪文叔成为专门研究课题小组的一成员,于是我两加倍努力,于2016年11月泸州研讨会之前已初步查明以下史事:
1:万八郎是南八公吗
万八郎是南八公吗?其实貭是问南八公是谁?恕我是考査必须如实汇报。由新化县康纪文和江西永新县康发远老先生提供的証据资料証明:《万伍郎公源流记》和《万八郞公源流誌》出自湖南永州零陵《康氏通谱》,我福一福十六祖房谱尊万伍郎、万八郎公为迁湘元始祖。,元积是我康氏迁湘祖政仲公下传十四代孙,生有八个儿子。是明万厉年间的湖南衡山康氏名人。同时証明了万伍郞、万八郎公是康氏初祖康珣公位下78世仲道,有道之子,与政仲(谱名万孚)是匡裔79世万字辈兄弟。万八郞不是元积之子,也不是南八公。
纪文叔所以投稿《南八公另有一名叫万八郞》。是因《万八郎公源流誌》已视万八公朗为南八公。同时因湖南衡山、湘乡洪山殿康氏也曾尊迁湘祖为南八公。纪文叔毕竟是忌讳不愿背负叛逆祖宗罪名的人。投稿之意是让爱好探索的族人各自去寻找到万八郎公的出处之后便知其不是南八公。南八公——康南八不是我康氏南迁始祖。
2: 关于万八郎公源流誌
以我之见《万八郎公源流誌》作者是依据我康氏于明永乐四年初修族谱,尊万八郎公为我康氏迁湘元始祖而写的。其中的“当淸兵扰攘之秋,……率其家人咸湖南邵阳……”一句与史事不符,有人便不究其下所述“自我始祖迄今已迏六百余年,二十多世矣”予以了否认。研读《万八郎公源流誌》是作者不知南八公出生于何时何地其父其祖是谁?由于研究考查不细 误视万八郎公为元积第八子。因而主观推论万八朗于淸兵扰攘之秋迁来湖南邵州(淸初至民国三十六年仅300年左右,只能传11——12代,六百余年传二十多代符合本来的事实)。故《万八郞公源流誌》“并非是编造出耒的。编唱的山歌清兵扰攘之秋率其家人咸湖南邵州是唱不园的。因为初修谱时万八郎被尊为迁湘元始祖的客观事实存在。
3:迁湘元始祖万八郎、万伍郎公是我康氏迁湘祖
古代名人有姓氏之別,有名有字还有号,而古八股文的谱序极为简略。表明支系传承的单线世系图仅取某一代表人物的一个字代表一代人。后来续谱便出现各凭理解取舍。如姬嘉单线世系为嘉,在前加一康字成了康嘉,南迁始祖赐、丹阳令邃也是如此形成的吧。
目前尚无万伍郎、万八郎字号是明人仲、和仲公的直接証据论:匡氏族谱之《东海世纪》是江西匡氏、匡裔的繁衍播迁史,《东海世纪续篇》是其续篇,续篇曰“文举传至十一世大鼎生二子,长万孚(字政仲)子孙先后徏湖南衡山、零陵县衍伯仲参季四房三十八派。……文才生四子… …传至十一世之有道讳衡生三子,……万八郎迁徏湖南邵州,子孙转落新化县陂头村置业,衍琅珍理琦四房”。,这万孚、万八郎正是我康氏政仲、和仲公分支的繁衍播迁史的记载,这万八郎公不是我迁湘祖和仲公那是谁?
我康氏于明永乐四年初修族谱时只有和仲、政仲两个分支的一部分福祖后裔联合修谱,依照传统尊长房季一公之祖万八郎公为迁湘元始祖,二仲祖除了政仲万孚,这万八郎公不是我湘祖和仲公还有谁?
因万孚与被尊为迁湘元始祖的万伍郎、万八郎公同为康珣公下下传十一世万字辈兄弟。即已知万孚万八郎是我康氏尊称的迁湘祖政仲与和仲公,便知万伍郎是明仲公了。
4: 寻根取得初步成果
2013年3月我写出的《南八公康氏初探与浅析》一文已明确我康氏源于泰和爵誉村康氏右派,南八公等于其秉字辈,秉之孙辈正好是仲字辈,以我季一公可信生年推祘生年正好相近。这一点与贵州康虎跃等族贤的考查具有一致性。不同的只是对爵誉村康氏的族源祖根的不同认识问题。去年11月的泸州研讨会使我受到鞭策和鼓励,今年康镇明先生关于郡望和堂号辨别族源的理论给了我极大的启发。我重新研读我康氏1——7修谱的代表作,再审核专门研究讨考查小组的考查和我寻根问祖所获取的証据,联糸《康氏文化》对泰和爵誉村康氏的先后报道,终于取得突破性的初步成果:(一)己取得了我康氏尊称的三位迁湘祖政仲,与万伍郎、万八郎同为康氏初祖康珣公位下万字辈兄弟的充分确凿証据。(二)寻找到了确认祖籍地泰和爵誉村康氏,世代相传的匡裔康氏族源䘗号—-—金陵郡望和匡裔康氏标志性’门牌’——聚星堂堂号;找到了爵誉村康氏由中原迁居金陵的金陵始祖康赐为我康氏南迁始祖。(三) 寻找到了我迁湘祖和仲公源于泰和爵誉村康氏右派安基祖有依有据的连接奌,由此破解了南八公之谜,也就被解了我康氏南、诏、仲、发、季五代为何历时280余年之阙略(四) 以秦公敬撰的《康氏合族谱序》“湘汉诸宗固同一祖”(吉州别驾匡胄),的考証得到了証实。
5需进一步难考查研讨的阙疑
(1) 尙缺少万伍郎、万八郎字号为明仲、和仲的直接証据。
(2) 金陵始祖、爵誉村康氏开基祖出生迁徙的时间,如我康氏。 旧谱对三位迁湘祖迁湘的时间记载一样存在阙疑。
五 对我康氏族源祖根的认定一
1:以旧谱的记载作认定,
我康氏旧谱《清本论》的论述今有匡氏之谱的《东海世记续篇》等谱序,有《康氏文化》2009年第2、3两期《四川省资阳康氏族谱》,《豫章康氏一支族人的迁徙之路》报道称:四川资阳县、湖南新化县康氏存有相对完整的谱,是由豫章这支匡裔康氏派出去的报道为証据,确认句须公为我族百世不祧之祖;南八公不是我氏一世始祖,也就不是南迁始祖。
2: 以郡望和堂号作认定
见夲课题之四,是依据康镇明先生关于郡望和堂号辨别族源的理论,确认泰和爵誉康氏是匡裔康氏,我康氏是匡裔康氏则无可挑剔。也勿需剖析旧谱诸多阙略。然而由于康来善老兄2009年4月到南阳参加总会筹委召开的会议后,为更好发挥康氏文化研究究会的平台作用,秉承封建门阀观念,新修之谱“吐去了”泰和爵誉村康氏原有的《康氏外谱源流》和《金陵康氏內谱》,与姬丰康叔卫国世系拼凑成“一脉相承”的传承世系,在总会被有人视为“卫康氏传承主干线”宣揚。康六顺先生关于“子男传承了康家世系”一文,則从另一角度揭示了泰和爵誉村康氏新编谱系传承传承的谎略。这直接关系到我康氏编修(九修)通谱,给后世子孙留下真实宝贵的精财富的大事。因此我们必需剖析秦和爵誉村康氏谱牒世系。(詳见本课题之四)用寻根问祖获得的証据加以检验証实。以增强读者对我康氏族源祖根的理解,通过研讨达成共识来认定。

3: 用寻根问祖的証据耒认定,是对前两项认定的检验和証实
要确认我康氏是匡裔康氏仅凭泰和爵誉村康氏谱牒——湖南山新化谱的记载,这只是(被考査方的)一面之词。
考查湖南衡山康氏(是我迁湘祖政仲公后裔),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已同安福濛潭匡裔康氏联合编修《濛衡康氏十修族谱》。考查湖南湘乡洪山殿康氏是康稠公后裔,由泰和灌溪迁来湘乡,迁湘祖世福公与我福祖同辈。(案:东海记世续篇述曰:稠公传至十三世土坟携侄世福徏湘乡大岺下)湘乡洪山殿康氏收藏有《金陵匡氏内谱》和《全陵匡氏宣公族谱》,康珣、康稠公支系的《康姓开姓派衍图》,尤其是公元一九九八年的《匡氏六修族谱序》为四言87句,开篇曰:念我匡氏,源远流长,夏商西周,姓氏初创。……匡胤称皇,霸道避匡,以主代匡,后改为康。……双峰康氏族中一房,先祖经营,由赣入湘”。谱序记述詳明通族认同。时间只过十余年,就只能说康不许说匡了。
我将寻根问祖系统考查收集来的証据资料,与《康氏文化》对爵誉村康的先后报道作为直接証据和间接証据,充分检验和証实了我康氏旧谱《清夲论》的记载与康镇明先生理论的真实性和正确性。依照証据,疏理出我康氏迁湘祖和仲公(谱名万八郎)是泰和爵誉康氏右派开基祖肇庆讳衡号有道之子,与我族百世不祧之祖句须公一脉相承。金陵始祖之子光禄大夫和三位迁湘祖及福一祖,与我康旧谱记载一一对号入座,与传承相符合的史事经得事实与历史的检验。
,4:若一以卫康氏标志性的郡望䘗号——京兆定论
京兆是卫康氏的标志性徽号,我康氏1——7修谱序50余篇,其代表作并未冦用京兆二字。祠堂也从未刋刻、悬挂京兆康氏匾,且祖籍地爵誉村康氏谱系认准的是金陵为郡望,匡裔康氏标志性’门牌’聚星堂为堂号,而不是京兆。博林先生发表报道称“南八公支系是康叔的后裔”。唯说神龛冠有京兆康氏不假。也只有一些家庭是这样,而不少的家中香火则冦用天地君親师五个字。

5:若以诸候定论
“诸侯”这一特定称谓。首先出自《康氏邵阳族谱序》曰“康氏之祖迺洪濠治世同国开基豪门第一显宦,居先勅封诸候位列极品,开国忠臣齐齐大夫之任。”此言本是对我祖的虚飾誇大的赞美之语。姬丰康叔本是周文王姬昌之子,出自周室家,并非出自豪门第一显宦之家,虽是被封诸候,但是卫国君王,成周之大司冦,属于王爵。不可与诸候并论,尤其将康叔与孟候、齐齐大夫之任并论,这是对康叔的极大贬低。
,六 给族人一个明白的交待
1: 目前我反而有诸多不明
我万万没想到就在句须公为我族而世不祧之祖,康南八不是我康氏南迁始祖証据充分,真象大百之时,是谁说不再考查研究了?由献堂会长的指导精神,三省一市族人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专门研究课题小组说拆,(取蒂)就柝了。因此我不明研究会是谁主沉浮?
这时是谁搬出天下康氏一家親为借口,说什寻根问祖,研究考查族源祖根是族中闹派。又说什么几千前的事谁也说不清楚。若依“族中闹派”、“说不清楚”的邪说,我不明白天下康人皆知康氏始祖是康叔;我族人既知一世祖为南八公又知迁湘祖曰政仲、明仲、和仲。为什么总要高薪聘用康博先生到总会专门负责研究?献堂会长又为什么持别指令湖南梅山康氏文化研究分会要牵头把康氏南八公支系研好?那还怎么研究?还研究什么?
湖南湘乡洪山殿康氏,是自宋初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是通族认同的匡裔康氏。我不明白为什么自成立康氏文化研究会之时就不许说匤了?这是否说明江西泰爵誉村康氏,湖南梅康氏与其外迁支系川、渝、云、贵等地康氏因加入康氏文化研究会,就只能认自己“是康叔的后裔”,不许再说匡改康。在今天难道有谁比赵匡胤还霸道?否则理由何在?天理何在?
我最不明白的是:我们的社会已进入法制与民主的社会。《四川康氏文化研究分会》海林会長认同是我康氏迁湘祖政仲位下福一祖的后世孙,先祖清初由零陵县入川。去年的沪州研讨会他是会议的主持人,为什么在激烈的研讨中一言不发?办事一向认真负责的康厚勋(七修谱安乐版修订再版主编)为什么当㘯就说“我看这种研究极不正常”。我们的时代已进入重科学以人为本,求真务实的时代。鎭明先生也曾讲谱学如史学,其基本要求是力求真实。但为什么当真实的史事己显出来之时,我康氏不抓住大好时机深入考查研讨达成共识,却突然半途而废?急忙要写什么“南八公裔(九修)谱”呢?是因为始祖句须公的官不如康叔显耀?还是因为康氏文化苑要改建为“古卫国康氏文化范”。怕《中华康氏大统宗谱》也改写为古卫国康氏宗谱。自己进不了苑入不了古卫国康氏宗谱,还是别有原因呢?
2:自己能明白才好
我们应当明白康氏是多源同姓的大家园。康叔是当今华夏康人共尊的康氏始祖。我康氏本是康氏大家园中追溯久远的一大望族。旧谱虽然谎略但前三代的南迁始祖、光禄大夫、三位迁湘祖及政仲位下的的福一郞(福一祖)是真有其人其事,在江西匡氏历届谱系,吉州别驾胄公谱,康殉公宗支谱均有明晰记载。因此我康氏南迁始祖应是康文風先生报道的;泰和爵誉村康氏认准并世代相传的金陵始祖“康赐”,而不是康南八!“赐”是匡氏30世东海太守纲公的幼名。纲公长子名衎,官汉给事中,其次子匡衡官光禄大夫夫升为汉宣帝在位时的汉承相。衎衡二支尊纲公为金陵一世始祖。
案:我曾视《南史》、《梁书》中率族南迀的康穆为南迁始祖,被尊称为南八公,但我认为南八公不是我康氏一世始祖,二世祖发诏不是南八之子,并坚持考查。今说南迁始祖是康赐,并说光禄大夫是南迁始祖之子,这是由証据証眀的事实。即对任何不明史事、事物的探索考查,在探索中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和推论,但终归要由经得检验的事实和証据来认定。
自古国有史家有谱,尊祖敬宗百善孝为先。因为初祖的明智选择我们已世代姓康,我们加入康氏文化研究会追宗溯源,发揚传承康氏传统文化,颂掦康氏始祖康叔的功德,彰显康氏大宗园的繁荣昌盛。体现天下康氏一家親。是我们今天这代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还得慎重其事的告诉族人:去年泸研究计会因未举行听証与专题研讨,对我康氏族源祖根并未定论。献堂会去最后的指导是不要急,慢慢考查总会有结论的;先贤因考查条件受限,我族被《康氏邵阳族谱序》筆者铸成的谜团蒙骗数百年,我诺大一支康氏旺族,在交通信息现代化的今天不抓住大好时机,深入考查澄清旧谱阙略,还湖南梅一山康氏夲源,若急忙编修“南八公裔谱”我族仍将被弄成不知出处的,无父无祖的断代辜儿康南八之裔,上辱我先祖在天之灵,下蒙骗我后世子孙。你可以不相信我这无名气的老朽,但应相信証据,尊重历史。你不妨革新陈腐的封建门阀观念,开拓视野,一了解了解源远流长的匡氏。看看当今匡氏人求真务实办实事的精神。考核检验我提供的証据是否真实可信。认不认同,怎么写谱是今天在台上的长辈说了祘。自己能明白才好,以免忙目崇拜无端揣测,弄不好既伤害情感还怠误后世子孙那就真的不好了!
注 关于我族人口有多少?清初先祖由湖南入川、渝的康氏,去年10月中旬,经公安内网统计已达285000余人。湖南全省(含𧗽山、零陵)远不止120000人吧。云南、貴州康氏是福一祖的后商。陜西安康康氏是福三祖位下理公房后裔。……该有多少?匡氏2010年出版的《中华匡氏名人录》,已将全国各地各支匡氏族人三十一万余人统计到户数,人数男女姓别。我族新修谱时能做到吗?这是我的又一不明白。诚盼族人多多指敎。
注: 我的手机号:18683218842。邮箱QQ:1162680754。
四川内江康忠清
2017年6月26日


原作者: 康忠清
来 源: 原创
共有1567位读者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