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资阳康氏南迁始祖探索考查


编者:2004年前后,在与资阳康、衡山康、新化康的电话交流过程中,以及从他们提供的谱程序等资料分析,很有信心以认为,新化资阳康氏来自灌溪康。很快各地建立了联系,特别是康忠清老先生,花费了大量心血。下边文章由他提供。

我康氏南迁始祖探索考查
一探索考查的由来
丨我康氏尊称的三位第三世迁湘祖和仲、明仲、政仲于宋末元初由江西泰和县迁来湖南邵州,碾转落业新化县。于明永乐四年丙戍初修族谱,请乡进士刘轩写有一篇249个字的“初修谱序,虽然毫未述及源流播迁,但序中“康姓姻谊者派衍于唐宋之朝,枝盛于熙明之世”一句正符合泰和匡裔康氏的繁衍播迁。而不符合泰和“卫康氏”继西周派衍于汉晋之朝,枝盛于(南)唐宋之朝的派衍史。之后出台了一篇无作者无写作时间,未列入修谱序秩的《康氏邵阳族谱序》,序中曰:康氏之祖迺洪洪濠治世同国开基豪门第一显宦,居先敇封诸候位列极品。……我祖出于江西吉安府泰和县早禾庆渡梅子陂金仙庙……上谷林人也。夫泰和邑独有康户巨镇名家,餘无外姓混襍。……后南八公积福绵镸幸生其子发诏位居夫。后南八积福绵长幸生其子讳位居光禄夫。……发诏之子政仲、明仲、和仲于大宋后唐宗庄帝治盛时肇迁……湖南邵州,转落……新化……
距明永乐雨260年后的康熙十年续修族谱时先贤引该《康氏邵阳族谱序》为写谱依据,将其列为《康氏初修谱序》,将刘轩撰谱序列为《康氏二修谱序》,在世系图中称康南八、字百万尊为一世始祖,又尊称为南迁始祖。由此引发了我为京兆卫康还是晋阳句康的争议。
二我的简要探索
《中华康氏文化研究总会》創刊《康氏文化》杂誌2009年第三期刊载康文風的考査《泰和县爵誉村康氏谱牒探析》一文中述说:江西泰和嚼誉村康氏对“金陵十一世祖记述詳备。两派始祖康赐……隋朝三年举进士,……于590年从中丅世祖修书学士康显……十一世康延孝官至军防御史。
2012年3月《江西省康氏文化研究分会》原名誉顾问康来善寄给我的,江西泰和爵誉村康氏世系图,是康叔为一世始祖,七十七世康延孝为一世祖,至八十五世荣字辈的世糸图,其世系图中没有赐的记载,而称五十一世之蘧为宋永初仕为舟阳令,称五十七世显:隋文帝仕为弘农上洛令,公元589年隋平陈统一全国后,由河南徏金陵乌衣巷为我金陵始租。与康文風考查一文中由丹阳令至康延孝之间十五世的人员先后颠倒,组成大不相同,所处时与代不符,说明什么呢
据康六順在《康氏文化》2015年第4期康六顺的报道:秦二世废子男氏之后,卫末代姬角为庶人,汉武帝封姬角之姫嘉为周子男君以祭祀先祠,至东晋永嘉年间的姬署历代姓姬,因永嘉之乱传承断了记载。说明姬嘉既被封为周子男君不单祭祀姬丰——康叔一、还要祭祀文王“——姫昌,他能改姫姓为康姓吗?康镇明在去年《康氏文化》第4期上的报导——康叔卦康城……一文就说“国改姓不改”。
康文風报道一世康赐之子舟阳令康邃(同匡氏三十五世的舟阳令遂应该是同一人)与爵誉村康氏五十一世之蘧为宋永初之舟阳令又是不是同一人?这个舟阳令蘧是在康赐康显徏金陵前约一百五十年的人吗?
1:推祘传承时间:自泰二世(公元前208)传至隋公朝元(589——590)年赐显迁居金陵历时约为八百年应传承三十余世,然而在泰和卫康世系仅传二十代,晚了匡氏舟阳令遂近五百年。这說眀康文風报道的舟阳令邃(同遂)应是汉宣帝之后,东汉时舟阳令邃,与匡氏三十五世之舟阳令遂是同一人。也无论是一人或是二人,据康六顺的报导一文,在汉朝、在隋朝就没有卫康叔后裔名为康赐康邃的人。这说明康文風报道依据的是泰和康氏早期的谱牒,是被说成是卫康氏之前的谱牒。因为泰和县是匡氏第二发源地,是匡裔康氏的故乡。爵誉村康氏处于泰和县千秋乡匡裔康氏发源地中心地代,因此我康氏《康氏邵阳谱序》记载“泰和邑独有康户巨镇名家,余无外姓混襍”的康氏,就是写的易匡为康的匡裔康氏!故以我之见:康文風厂报导的从中原徙金陵的南迁始祖赐是汉东海太守纲公幼名
1
莫属。
2:康珣公下传十世孙有道、明道、仲道,而爵誉村康氏右派开基祖肇庆讳𧗽有道,(有道之子万八郎是我康尊称的湘祖之一的和仲公)生于宋元丰,甲子(1084,)年,于元朝至正九年迁居龙源(爵誉),已265岁仙岑。在世系中与前后时与代不符,同前面一样说明当今见到的泰和爵誉村康氏世系是被说成卫康之后的拼凑的卫康氏世系,矛盾无处不有。
3:南双峰县康光明与匡义生先生寄给我的,《金陵匤氏世系》、《金陵匡氏宣公内谱世系》是同一版本。世系图中的四十世名超注明其子孙复归金陵。这充分表明南方的泰和匡氏与金匡氏有直接相关对吗?但方史华的《匡氏匡裔楷要》与新版的《中华臣氏通谱都》都无纲公南迁金陵的记载
以上我认为已足够说明爵誉村康氏早期尊称的南迁始祖赐是取纲公幼名入谱的,赐前的康字应是为了说赐是卫康氏后裔在赐字前添上的康字?。如将姬嘉改为康嘉,就有了卫康氏世系不是吗?因为古人有名有字,还有号,而族谱以一字帒责一代人的单线世系图,给其后的卫康氏说者提供了修改姓氏的条件。但真实客观的存在是修改编造不了的,如《万伍郎公房谱序》与《万八郎公源流誌》在内容上虽然存在矛盾,这是作者考査的问题,但万八郎、万伍郎公被尊康氏迁湘元始祖的事实客观存在是修改否认不了,编造不来的一样。我认为爵康氏之谱在系在时间、人员方面前后盾,与康文風的报道,与匡氏之谱的矛盾,“心理文法”使史事失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被说成是卫康氏之后造成的,尤其是康来善2009年后将本不是连接的,由南迁始祖赐(纲公)世系与所谓的卫康氏东平氏连接造成。在泸州的研讨会上就有人说“匡氏搶了康氏的先祖名人”,虽是胡说八道,但若匡氏之谱都没有纲公南迁金陵的记载,(应该会有)哪真是有理也难辯了。我既为匡裔,我以此为荣,因此我建议《中华匡氏文化研讨会》有进步搜集资料,组织研讨的必要。研讨南方——江西泰和匡氏与金陵匡氏的关系,研究纲公是不是由中原徏居金陵的匡氏南迁始祖,(成为其后泰和匡裔康氏南迁始祖)?这对渊源流长的匡氏,众多的匡裔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在玌有《通谱》础上组建专题调研,争取成为中华百家姓除孔姓之外的又一支与一世始祖一脉相通的匡氏,这对于弘扬渊源流长的中华匡氏,也会如宏伟匡氏祠堂一样为后世孙建立一座永远的功德丰碑吧!
(建议与我已发来的探索考查一、二三拙文联系即可理解我的考查思路)
夲人才疏学浅,文思驽钝,仅以此拙文汇报供研讨参考,若有不当希多多指导为谢。
我的手机号:18683218842
四川内江康忠淸
2017年元月18日


原作者: 康忠清
来 源: 原创
共有463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